Vivien浅沫

10.票选的温度(2)

  (早晨校园 )
  大家都叽叽喳喳的交流个不停,教导主任汤老师有些急促:
  “公平公正公开!不要有过多交流!只是一个公众性投票而已!速度快!不要耽误早读!”
  emmm,的确是没有人在理汤老师,但汤老师还是自我陶醉的滔滔不绝着。
  
  (顾流年那边)
  “诶,老顾,校花,你投谁?”
  于皓把胳膊搭在了顾流年身上,笑嘻嘻的看着顾流年。
  “没兴趣。”冷声道。
  “我告诉你啊,我哪,肯定是百分之百投夏柠的。夏柠长得那么漂亮,又是全年级第一,嘿嘿嘿……”
  于皓一脸花痴样的笑着。
  “投她可以,歪心思收起来。”顾流年冷声道。
  于皓“啧啧啧”几声便撇下顾流年和几个“铁哥们”讨论去了。
  场面混乱,到处都是人群。
  顾流年以一个自以为谁也没有在意的姿势,偷偷的投票箱里投一张褶皱不堪的小纸条潦草的字迹带着几分个性,飘逸的书写着夏柠二字。
  黑色的轿车里,少女无意间看到了全过程。

  (夏柠那边。)
  “夏柠夏柠,你投谁?”叶萝兴奋的问。
  夏柠正在认真思索着要投的对象,薄唇紧紧泯在一起,看样子是很纠结的。
  “夏柠?夏柠?”叶萝凑近了夏柠,夏柠回过神来被吓了个半死。
  夏柠眼睫微颤:“要死啦叶萝!我听着呢!”
  “说嘛,投谁,投谁?”
  夏柠有几分认真道:“隔壁八班陆少君,他全年级第二,应该有很多女生投他的吧。”
  “啊?那个书呆子啊!”叶萝一脸失望。“夏柠你你你,有没有点情商啊!投顾流年好伐!明明人家顾流年最帅好伐!”
  “啊?算,算了吧……”夏柠莫名语塞,说实话,夏柠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对象的确是顾流年,可是,可是什么呢?她也不知道……
  “呐,你看,那对小女生那么激动,挥舞着顾流年的选票,别犹豫了!夏柠啊!麻烦情商上线好伐!!”
  叶萝说得眉飞色舞,有些夸张,又暗暗的往夏柠“远处的”十点钟方向指去。
  夏柠又开始思索,突然想起了什么……
  ——“不对啊,你不是有假性近视吗?”夏柠愣了愣。
  就是这个时机!
  叶萝抢了夏柠的选票,直接奋笔疾书改了顾流年,又以“迅雷不及掩耳之势”把选票投进了投票箱。
  叶萝心满意足的摆摆手,想干了一桩大事:“嗯,happy ending~”
  “happy你个头啊!叶萝你给我过来!”夏柠有些哭笑不得,嗯……不过也挺好,这原本就是她的本意,只不过借了叶萝的手嘛……
  叶萝办了个鬼脸直接冲向了教室。
  夏柠渐渐放慢了脚步,她想着:顾流年,会投给谁呢?
  人群渐渐散去,热情渐渐消逝。
  
  (教室。)
  巧合的是顾流年正好听见夏柠那一句纠结话:
  “隔壁八班陆少君,他全年级第二,应该有很多女生投他的吧。”
  顾流年没有任何表情,但总觉得非常不爽。
  “陆少君?全年级第二?夏柠,看来我有必要好好努力了呢。是时候让你看到我的实力了。”顾流年心里猛地一沉。
  早读和平常一样秩序井然的进行着,而他们,却在同一张桌子上各怀心事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9.票选的温度(1)

        (第二天 校园)
  夏柠关心的,其实并不是顾流年,而是她的体育会考……
  叶萝心里一阵坏笑,难免溢于言表,可现在的夏柠哪里有心思观察这些细节?只顾自己闷闷的看着自己脚裸上的绷带。
  一年复一年,叶萝又是一届好助攻。
  顾流年没什么两样,还是冷冷的,时不时偷瞟一眼夏柠。
  夏柠有些迷茫,她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滋味了。这样的滋味,只和她母亲有关。如今她又一次认不清自己的心意了。这次,是关于顾流年的。夏柠只是想和顾流年保持一定距离,这样安安静静的,就好……关于他,她还是好奇的,或者说……是关心的。
  顾流年喜欢夏柠……嗯……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  一股令人战栗的寒气,几个调皮的男生颤颤巍巍鬼叫一声,随之而来的,是班主任虞老师:
  “你们每天在学什么?考的那么差!”班主任黑着个脸,嗯……她原本就是这样的……
  “下面开始报成绩:
  第一名 夏柠
  第二名 沈晨
  第三名 夏浅浅
  第四名 叶萝
  …………
  第五十三名 顾流年。”
  叹气声,笑声不绝于耳。
  “这次测试,夏柠同学稳居全年级第一,继续保持。”
  虞老师点头示意肯定夏柠,夏柠似乎并没有很兴奋,只是挽了挽鬓角的碎发。
  “同时,年级的最低分也出现了,顾流年同学。”
  顾流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自顾自看着窗外。
  蓦然。
  那几个调皮的男生都不敢吱声了,敢这么敷衍的和虞老师说话的恐怕只有顾流年了吧。
  也许是虞老师镜片反光的缘故,夏柠下意识揉了揉眼睛。
  “所以,我决定让一位同学去帮助顾流年。夏柠,你愿不愿意?”
  星眸一闪:……“啊?”
  夏柠没有回应,只是迎着所有人的目光,这些目光让夏柠有些不舒服,微微低了低头。
  偷偷瞟一眼旁边的顾流年:完全没在听……果然,是顾流年的作风。
  静默。
  空气有些稀薄,又透了几丝尴尬……夏柠怯怯地说了句:
  “嗯……那个,顾流年同学愿意吗?他同意就好……”
  夏柠尽量让自己表现的矜持而自然,却不知道桃花色早已在脸上微微晕开……
  “他没有不同意的权利。”霸气侧漏。很干脆,这样的做法很虞老师。
  顾流年其实是高兴的,毕竟他又可以和夏柠在一起更多时间了。
  只不过……
  顾流年毕竟为了夏柠留了两级,学校有规定,留级不可超过三次,否则是要开除学籍的,刚好,夏柠和顾流年差了两级。这就是天意,不多不少刚刚好。只是,他若是真的展露了实力,那不就可惜了虞老师特意给他留给他的独处时间了吗?
  两人似乎都没有什么意见,虞老师又说了下去:
  “还有一件事,学校票选鲜花队和学生会外代,全年级参与投票,每人只能投一票,必须投给异性,明天早晨到校,投在匿名箱里。”
  鲜花队是整个学校的校花集中的地方,是为了学校参加运动会走的一个方正,类似于拉拉队那样的。
  学生会外代是校草集中的地方,学生会类似于讨论中心,而外代一般是出面发言的代表。
  听到这个消息,同学们一下子炸开了锅,似乎都对投票很感兴趣。夏柠心里想着:顾流年一向沉闷,再加上成绩一直沉在水底,虽然有颜值有个性,但不好相处,投票数应该不会很高。
  大家都讨论得火热,二人却没有说话,一个依旧看风景,一个则是随意把碎发撩起搭在耳边,谁会发现,他利用玻璃的反光在偷偷看着她呢?
  “好了,安静,学习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么一腔热情?现在开始上课。”
  
  (下午 放学)
  一天又这么匆忙去。
  “顾流年,这是我的笔记,你先拿着看看,有什么不懂可以问我……”
  夏柠小声说着,顾流年自然接过,黑眸微掠到她的不自然。
  “我可以走了么?”顾流年冷声道。
  两个死傲娇……
  以夏柠的性格,她连她母亲都没有开口挽留,又怎么可能挽留一个男生?
  “嗯……可,可以了……”女孩带着几分迟疑,轻轻说道。
  意料之外。
  夏柠果然不会做任何主动的事啊……
  愣了一下。顾流年侧过脸准备出教室,脚步渐渐变缓,似乎在等待她的呼唤。
  “等一下!”
  等一下。
  或许这是他听到的,从她口中说出的最美的字句。
  这一刻,他觉得,这三个字,真好。
  顾流年停止了悬在半空中想要开门的手,慢半拍的转了头,心里竟然有说不出的欣喜。
  他望着这个腼腆的女孩。
  她长大了。
  和三年前的她不一样了。
  只是,他没变,目光永远在她身上……
  女孩的嘴唇动了动,好像想要说出些什么,沉默了一会儿后,女孩有些迟疑,低低的说了一句:“有题不会可以问我,难题可以一起探讨,这是我的联系方式。随时可以给我发消息。除了晚上十点后不方便以外,其他时间我都可以回复。”
  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小纸条递给了男孩,清秀的字迹跃然纸上,男孩的嘴角不经意溢出了一丝笑意,虽然……她没有挽留他。但是……他不贪心,这就够了。
  “嗯。走了。”强装镇定。
  侧过脸,潇洒的走着,摆手道:“化学卷子第七题选C。”
  默声走掉。
  “啊?”夏柠习惯性转起了笔,结果扶空,发现手中并没有熟悉的签字笔,挠了挠头,拿出卷子:
  第七题自己选的是A,这道题明明是选择压轴题啊……诶?好像真的是选C?
  什么嘛,会这么难的题目,原来是个大佬啊。
  夏柠有些吃惊。随之轻盈的摇了摇头:
  “他可是顾流年啊,在他的身上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……”
  清风渐起。
  女孩不禁缩了缩身子,交叉摸了摸自己的胳膊,一身鸡皮疙瘩。
  收拾了一会儿,夏柠终于收拾书包回家,那时,教室里已经没有人了。
  

8.她与他(4)

       “啊?”夏柠边捂着鼻子,边抬头向上望:
  ——顾,顾流年……?
  撞上谁不好,怎么又撞上他了?
  一个不留神儿,忽然跌坐下去,夏柠捂着鼻子,眉头都快拧在一起了。闷声道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你没事吧……”
  眉心微蹙,顾流年无奈地摇摇头:这丫头,可能真的有天赋把自己蠢死……
  “你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。”顾流年冷声道。
  “呃……”夏柠的脸微微涨红,疼得她只能捂住鼻子,阻止那些红色液体流出……“我,我非常好,不用你担心,我可以站起来的,你看……”夏柠努力的试图站起来。
  “嘶……”微弱的身体完全无法支撑住巨大的痛楚,再次无力的倒了下去。
  此时夏柠内心OS:苍天啊,我不作了!再也不作了!
  叶萝连忙跑回来,“夏夏,没事吧?都是我的错,对不起对不起!”顺便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餐巾纸。
  夏柠接过餐巾纸,苦笑道:“没事,不用道歉,傻丫头。”
  顾流年注视着夏柠,心里却是有几分担心的:这丫头逞什么强?脚恐怕是都崴了。
  微微叹息。
  傻丫头,从来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……活该数学做不到满分!
  “啧,麻烦。”有几分无奈,少年弯下腰。
  夏柠还没来得及抬头,只觉得身体离开了地面,重心失去了位置在蓦然抬头,库流年轻一把把自己横抱?
  等等等等等等……什么情况?!
  本来一桩小事,结果……走廊里的同学目光齐搜搜的投了过来……
  新闻:校草与学霸当众秀恩爱!?
  夏柠有点不知所措,脑子里乱七八糟……
  叶萝张大嘴巴:“我就知道你有情况,你考虑过我这单身狗的感受吗?”
  “喂喂喂,顾流年,你干什么呢你?你快把我放下来!”夏柠小脸通红,边不安地嗔怪着,边有几分害怕的轻搂着顾流年。
  “哦?我只是带你去医务室。你期望我对你做什么?”一抹邪笑。
  “你你你你……”说着夏柠的鼻血又流了下来:怎么回事?刚刚,刚刚明明止血了,怎么又……
  花痴。
  顾流年的嘴角在不经意间上扬,给他带来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温和。
  她的触感很好,软绵绵的,也很轻。
  他的力量很大,走的很稳,很有力量。
  他的怀抱让她很有安全感,她不由得搂紧了他。
  她的温度让他放不开她,总想走慢一点,再慢一点,找个理由多抱抱她。
  他和她,会在一起吗?
  亦或是,他们会彼此喜欢吗……
  有些想法……
  藏在心里吧。藏在心里就好。
  她不敢看他,他不想放开她。
  香樟树苗静悄悄的生长着,他想着:
  等树苗长成参天大树,我们会在一起吗?
  即使倾尽所有,也要和你在一起。
  即使全世界放弃,也不许你放弃。
  即使没有人爱你,我也会守着你……
  她安静的像只温顺的小猫,让他多了几分保护欲。
  那是下午第二节课的课间,美好的阳光照亮了他们的路,倒映出二人的背影……

7.她与他(3)

  夏柠随便找了个靠后的位置,拉开课桌椅,轻轻坐了下来,她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新的教室,新的面孔,她一遍又一遍地想:应该是个不错的班级吧。
  夏柠望着窗外的风景:蓝天白云,红白跑道,青葱岁月,这就是青春。
  只可惜,她的青春不会有人去陪伴,更不会去欣赏。
  也许现在是,以后依旧是。
  想着想着,夏柠莫名有些伤感,脑子里想起了母亲断绝离去的身影。终究,她得不到她的肯定啊,她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让她放下事业而留下。
  夏柠的右眼皮突然跳了一下,别的她都不迷信,可是对于眼皮跳这件事她特别敏感,每次眼皮跳都会发生一件让她困扰的事。
  嗯……上一次的跳动,还是她离开她的时候。现在想来,已经快三年了呢……
  原来这三年,她过的还算不错啊。
  不错吗?也许吧。
  没有她,或许也不用考虑那么多。
  不用拼死拼活的追求她的目光。
  也不用,活的那么累……
  可是三年前,父亲还在世的时候,她的生活明明那么幸福……她的父母,明明那么爱她……
  夏柠有些迷失,眼角有些泛红。她索性埋了头,狼狈也好,脆弱也罢,都滚出我的世界!
  “夏夏?”清脆的声音响起,夏柠抬起了头,似乎忘记了刚刚的迷失,还是有几分憔悴残留在粉红的小脸上,看着让人保护欲大增。
  眼前的女孩坐在她面前,侧着身子。
  “叶萝?”夏柠眨了眨眼,突然笑了出来:“还是同学,真是太好了!”
  叶萝是和夏柠十二年的闺蜜,从小就在一起,没想到又分到一个班了。
  短发女孩皮肤白皙,也十分瘦小,第一眼看上去就是个文弱书生小女孩,可处多了就知道,叶萝这家伙,虽然是个仗义的好闺蜜,但归根到底就是个女神经。
  叶萝撇撇嘴,指了指斜前方那个周围围着女生的高挑男生:
  “喏,这家伙也在。阴魂不散。”
  噗。于皓是她们的初中同学,初中三年他就和叶萝是一对欢喜冤家。很明显就是一对嘛。
  “轻浮。”叶萝瞪了瞪于皓,显然当事人并没有感觉到。
  夏柠窃笑:“我看啊,是某萝吃醋了呢。”
  叶萝故不在意:“切,我才不是呢。”
  夏柠的脸色红润了一些,捏了捏叶萝粉嫩的小脸:“我说的是‘某萝’,又不是你你紧张什么?”
  叶萝的脸突然红了:“好啊你夏柠,最近本事了,看我不教训你!”
  突然,高跟鞋的声音愈来愈近,同学们匆忙回了座位。
  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:
  “同学们,我是你们的班主任,我叫虞清。我不喜欢废话。相信你们都知道三年后你们要面临的是什么。我教语文,现在开始点名。”
  虞老师是市一中的模范教师,带出来的学生60%上了一流大学,同时她的教学方式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。
  听说有一年,虞老师的学生差点寻了短见……因此,虞老师被迫放弃了她的教育事业在家休养整整一年。
  “叶萝。”“到!”“夏柠。”“到!”“顾流年。”“……”“顾流年?”“……”
  班主任皱了皱眉,“很好,顾流年同学,上学第一天就迟到,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。”
  “咔哒。”教室门缓缓开了,阳光有些刺眼,随之而来的是一丝冰冻的气息。
  上一秒夏柠还想着:这个顾流年什么人?这么大架子?
  下一秒夏柠看到本人,脑子里“轰”的炸了。
  这张脸……满满写着“生人勿扰”的这张脸……那么熟悉……好像……好像见过的样子……嘶……好像刚刚遇见过的……
  等等!
  夏柠猛然醒悟:
  这不是,这不是那个没礼貌的家伙吗?

6.她与他(2)

  夏柠随便找了个靠后的位置,拉开课桌椅,轻轻坐了下来,她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新的教室,新的面孔,她一遍又一遍地想:应该是个不错的班级吧。
  夏柠望着窗外的风景:蓝天白云,红白跑道,青葱岁月,这就是青春。
  只可惜,她的青春不会有人去陪伴,更不会去欣赏。
  也许现在是,以后依旧是。
  想着想着,夏柠莫名有些伤感,脑子里想起了母亲断绝离去的身影。终究,她得不到她的肯定啊,她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让她放下事业而留下。
  夏柠的右眼皮突然跳了一下,别的她都不迷信,可是对于眼皮跳这件事她特别敏感,每次眼皮跳都会发生一件让她困扰的事。
  嗯……上一次的跳动,还是她离开她的时候。现在想来,已经快三年了呢……
  原来这三年,她过的还算不错啊。
  不错吗?也许吧。
  没有她,或许也不用考虑那么多。
  不用拼死拼活的追求她的目光。
  也不用,活的那么累……
  可是三年前,父亲还在世的时候,她的生活明明那么幸福……她的父母,明明那么爱她……
  夏柠有些迷失,眼角有些泛红。她索性埋了头,狼狈也好,脆弱也罢,都滚出我的世界!
  “夏夏?”清脆的声音响起,夏柠抬起了头,似乎忘记了刚刚的迷失,还是有几分憔悴残留在粉红的小脸上,看着让人保护欲大增。
  眼前的女孩坐在她面前,侧着身子。
  “叶萝?”夏柠眨了眨眼,突然笑了出来:“还是同学,真是太好了!”
  叶萝是和夏柠十二年的闺蜜,从小就在一起,没想到又分到一个班了。
  短发女孩皮肤白皙,也十分瘦小,第一眼看上去就是个文弱书生小女孩,可处多了就知道,叶萝这家伙,虽然是个仗义的好闺蜜,但归根到底就是个女神经。
  叶萝撇撇嘴,指了指斜前方那个周围围着女生的高挑男生:
  “喏,这家伙也在。阴魂不散。”
  噗。于皓是她们的初中同学,初中三年他就和叶萝是一对欢喜冤家。很明显就是一对嘛。
  “轻浮。”叶萝瞪了瞪于皓,显然当事人并没有感觉到。
  夏柠窃笑:“我看啊,是某萝吃醋了呢。”
  叶萝故不在意:“切,我才不是呢。”
  夏柠的脸色红润了一些,捏了捏叶萝粉嫩的小脸:“我说的是‘某萝’,又不是你你紧张什么?”
  叶萝的脸突然红了:“好啊你夏柠,最近本事了,看我不教训你!”
  突然,高跟鞋的声音愈来愈近,同学们匆忙回了座位。
  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:
  “同学们,我是你们的班主任,我叫虞清。我不喜欢废话。相信你们都知道三年后你们要面临的是什么。我教语文,现在开始点名。”
  虞老师是市一中的模范教师,带出来的学生60%上了一流大学,同时她的教学方式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。
  听说有一年,虞老师的学生差点寻了短见……因此,虞老师被迫放弃了她的教育事业在家休养整整一年。
  “叶萝。”“到!”“夏柠。”“到!”“顾流年。”“……”“顾流年?”“……”
  班主任皱了皱眉,“很好,顾流年同学,上学第一天就迟到,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。”
  “咔哒。”教室门缓缓开了,阳光有些刺眼,随之而来的是一丝冰冻的气息。
  上一秒夏柠还想着:这个顾流年什么人?这么大架子?
  下一秒夏柠看到本人,脑子里“轰”的炸了。
  这张脸……满满写着“生人勿扰”的这张脸……那么熟悉……好像……好像见过的样子……嘶……好像刚刚遇见过的……
  等等!
  夏柠猛然醒悟:
  这不是,这不是那个没礼貌的家伙吗?

5.她与他(1)

        这是一个静谧的拐角处,非常隐蔽。夏柠不禁又有几分好奇:顾流年如果是一名新生的话,怎么可能知道学校有这么个地方?貌似……第一天遇见顾流年的时候他就穿着校服,可是校服还没发啊?莫非……顾流年留过级?
  也就是这么想着,夏柠听到几声软绵绵的声音:
  “喵呜,喵呜。”
  墙角破烂的纸箱不安分的乱动,难道这是猫?
  “你说的没错。它不知道被谁带到学校,或许是自己溜进来的……总之我看见它,就想到它被教导主任丢出去的样子,谁知道救它,它反而抓破了我的手。没良心的小东西。”
  冷冽的声音响起,有几分不屑,几分责怪,但是,夏柠的心里,她感到更多的是他的温暖。
  夏柠“噗呲”一声笑了出来,小脸抹过一丝红晕,随之渐渐消失:“顾流年,你,你……噗哈哈哈,我还以为什么事呢!噗哈哈哈……”
  顾流年剑眉一蹙。
  夏柠边笑便蹲下轻轻打开纸箱:是一条小白猫,浑身雪白雪白的,看上去瘦小的可怜,眼里闪动着光芒,央求般的叫着。
  “小家伙,让顾流年吃瘪!有你的!噗哈哈哈……”
  小猫蹭了蹭夏柠光洁的皮肤。表现的很亲昵。
  顾流年有几分隐忍:夏柠这家伙……越来越放肆了……不过,我倒是希望你可以多在我面前放肆。
  其实顾流年不是很有爱心,好多管闲事的人。只是看到这只猫,像极了他心里的夏柠……那个纯洁伶俐的夏柠……
  也许是出于喜欢,也许是出于同情,夏柠小心翼翼地把这个小家伙抱了起来,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,然后又轻轻抚摸着小家伙的身体,眼底的笑意溢出,真是要多好看有多好看。夏柠只顾着逗猫玩,完全忘了顾流年的存在。甚至顾流年那灼热的目光,夏柠都不曾在乎。
  风“簌簌”走过,残留着几分暧昧。
  “唔,它是只小流浪猫,浑身雪白雪白的,又长的那么瘦,我希望啊……它长的像汤圆那么胖嘟嘟的,就叫它汤圆吧。”夏柠甜美的笑了。毕竟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个人,如果可以的话,她想要小汤圆陪着她。
  “你喜欢?”顾流年冷声道,可是在夏柠的心里已经改变了对顾流年的看法,甚至天翻地覆……
  原来,他很善良。
  “嗯。”夏柠手中的小汤圆安分的躺着,有几分贪恋的在女孩的手心里蹭了蹭。
  “那就照顾好它。”
  “嗯。”她浅笑。
  “对了,顾流年。”女孩怀抱着汤圆,问到:“你其实,不是高一的学生吧?”
 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异:这丫头,难道记起我了?
  “嗯。”
  “那就好好加油吧,毕竟,现在我们才是同学。”夏柠朝着顾流年微笑着。
  这丫头,恐怕不知道我为什么留级吧……
  傍晚的余晖照在女孩的脸上,给女孩带来一种甜甜的感觉。
  他的心,好像漏了一拍。
  三年后,他再一次为她心动。
  “嗯。不早了,早点回去吧。”
  顾流年转身的刹那,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。然后渐渐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  也许夏柠不会知道,顾流年心里在想什么。
  也许顾流年也不会知道,夏柠在想些什么。
  总之,他们相遇了,也默默的给彼此在心里留下了一个印象,一个位置。
  也许时间会向他们证明:他们的相遇,或许不是错过……而他们或许不是两条平行线,终于在彼此的世界里,产生了第一个交点……尽管……女孩还不知道他的心意……
  望着顾流年远去的背影,夏柠摆了摆小汤圆的手,轻声呢喃到:
  “是他救你的吗?也许,他是个很好的人呢。”
  小汤圆眨巴的几下眼睛,“喵呜”叫了两声。
  风撩动树叶,映出了两个人离去的背影……

4.初遇(4)

  夏柠下意识的逃避了顾流年的目光,她只是装作不经意的捋了捋额前的刘海,好像一副:我没在看你,我在认真听课的样子。
  顾流年嘴上没说,心里却是在偷笑的:夏柠,过了三年,你还是没变,倒是越来越傻了……
  夏柠一下子尴尬的不敢抬头,笔尖“沙沙”的不知道在记些什么,似乎谁都看不出来夏柠的脸上,蒙上了一抹樱桃红。
  渐渐地,夏柠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:顾流年怎么了?真的是,凭什么我都不能看他了?
  罢了罢了,反正夏柠自己也不想和顾流年有太多纠缠,索性不去想了。
  这就是她高中的第一天。
  她的记事本上,写着:“似乎很糟糕的一天。”
  开始上学的时候,夏柠明显感觉高中的课程节奏更快了,也不由得时不时敲下自己的脑门,心里默念着老师刚刚讲的内容,时不时蹙了蹙眉,那样子生生给夏柠增添了几分灵气。
  教室里很安静,没有人发现有个少年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少女。
  (放学。)
  这一天,顾流年很正常,依旧不紧不慢,拒人千里。可唯独夏柠连看都没有看顾流年一眼。也许是害怕尴尬,亦或是不想招惹顾流年,夏柠这一天都是比较沉默的。嗯……准确的来说,夏柠平时就不太喜欢说话。课间和叶萝交流的时候似乎也不太专心。毕竟,夏柠是那种内心戏很足的女生……
  其实严格说来夏柠也算是女生极品:长的虽说不算是出类拔萃,但学习绝对一流,初中三年,从没掉过第一。嗯……再详细一点就是夏柠的钢琴也是很出众的,但是她做这一切……始终是为了她的母亲……
  和叶萝告别之后,夏柠开始收拾起了珠宝。
  “夏柠。”
  夏柠愣了一下,感觉周围似乎很安静可能是自己听错了。收拾书包的手突然安静了下来,停顿之余,又不停翻动。
  “夏柠。”
  “你在叫我?”夏柠抬眸。
  “你为什么帮我。”顾流年冷冷地说到。
  “我没有帮你。我不过是好奇你手上的抓痕罢了。”她学着他的样子,故作深沉。
  他瞥了一样右手手腕上的伤口。
  “就凭抓痕你知道我去干了什么?”
  “都说了我是好奇。上学第一天哪个傻子会趁着大清早去打架?再者说校园打架事件,不会有人看见举报的吗?学分谁不想要啊?”夏柠很自然的说着,谁知道她心里又开始碎碎念了……
  的确,校规规定打架被发现,那个举报的人不仅会得到学分,还会看着打架的“肇事者”被记处分,一举两得的事,谁不想要?
  真是个聪明的女孩儿。顾流年想着。
  可惜,即使他早就认识了这个女孩儿,他也没占到便宜,毕竟她从没属于他……
  “……”空气有些莫名的沉默,夏柠有些难以呼吸。
  空气中飘来几丝月季盛开的香甜,混着青草的气息,飘忽不定……
  耳畔忽听得少年低语:
  “你过来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  搁下这么一句话,顾流年拉起夏柠的书包,牵着夏柠就走了。
  “喂,顾流年,你干什么啊?!”
  夏柠挣扎着,用尽力气想要拨开顾流年的手,谁知道顾流年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度,夏柠的手腕处传来一丝痛楚,挣扎不开,但又留有一丝余地,没有要伤害的意思。夏柠有些无力,索性任着顾流年了。
  “你不是好奇吗?我满足你的好奇心!”
  撂下这么一句话,夏柠就被拉进了校园的一角。
  
  

3.初遇(3)

  夏柠做在后排,而顾流年是从后门进来的。夏柠看到顾流年的手腕上有一道很新的抓痕……奇怪,刚刚撞到他是时候还没有啊?而且……很像小动物的抓痕。
  “顾流年同学,你不想有任何解释吗?”虞老师不紧不慢走向后门,教室里只有高跟鞋的声音。
  夏柠下意识瞟了一眼顾流年,随即小心翼翼的收回了目光。
  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按照你的方式来处理我就是了。”黑眸一闪,注意到了刚刚的目光,脸上毫无惊恐之色。
  “呵,你这是在挑战我?嗯?”班主任冷哼一声。脸上有几分笑容溢出……
  “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我无所谓。”顾流年索性靠了墙不说话了。
  “…………”全班静默,空气压抑到让人窒息。
  “那,那个,虞老师……我刚刚和顾同学同道,好像看见顾同学去帮同学搬书了,其实他早就出门要去学校了,他比我早呢,老师你看我不是到了吗……”
    又是一片安静。
  大家都把目光投到了角落里那个弱弱的好听的女声那儿去,虞老师不例外。顾流年也若有若无的抬了抬头,敛入一抹视线。
  小小的肩膀,长长的黑发。
  这就是夏柠。
  眼里闪着微光的夏柠。
  夏柠脑子里一团浆糊,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,但是还是帮了顾流年。
  可能是出于对爪印的好奇吧……
  “是这样吗?顾流年同学?”班主任的语气平和的让人害怕。
  “……”顾流年望着夏柠,什么都没说,又扭过头去。
  “既然如此,那么你就坐在那个位置,下不为例。”班主任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  诶?班主任不是挺好说话的吗?夏柠想着。
  等等!我好像忽略了什么重要的部分?!
  天啦噜!那个位置……不就是我旁边的吗……
  夏柠内心戏很足,脑子里莫名脑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……
  早知道就不作了……为什么要多话呢!?活该你夏柠!
  顾流年不急不缓的走过来,有心无意的瞄了夏柠一眼:多管闲事,夏柠,你果然还是老样子。
  寒气逼近,夏柠哆嗦了一下:没事没事,顾流年又不会吃了我。
  顾流年拉开课桌,毫不客气的坐下,什么话都没说。
  同学们很快收回了齐搜搜落在顾流年和夏柠身上的目光。
  虞老师抬了抬眼镜:“如果没有什么问题,位置就不调整了。希望你们知道,高考的重要性。”
  什么?不换位置了?那……顾流年不就一直要座这里了?
  班主任讲了一堆关于高考的问题,还有班级守则和学生守则。
  夏柠眨了眨明亮的眼睛,悄悄瞟了一眼身边的顾流年:清晰的轮廓勾勒出一张冷冽的脸庞,纤细的手指不时把弄着手上的签字笔……
  夏柠没有这么仔细的观察过一个男生,毕竟她的生活里,是没有多少异性的。不可否认,顾流年的确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生。
  或许是目光太灼热的缘故。
  蓦然,顾流年停止了转笔,直愣愣的看着目光呆滞的夏柠。
  毫不避讳的投去了自己的那一份目光,来“回报”夏柠的那一份“欣赏”。
  夏柠眨了眨眼,他的对视真是让人紧张。

2.初遇(2)

  夏柠随便找了个靠后的位置,拉开课桌椅,轻轻坐了下来,她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新的教室,新的面孔,她一遍又一遍地想:应该是个不错的班级吧。
  夏柠望着窗外的风景:蓝天白云,红白跑道,青葱岁月,这就是青春。
  只可惜,她的青春不会有人去陪伴,更不会去欣赏。
  也许现在是,以后依旧是。
  想着想着,夏柠莫名有些伤感,脑子里想起了母亲断绝离去的身影。终究,她得不到她的肯定啊,她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让她放下事业而留下。
  夏柠的右眼皮突然跳了一下,别的她都不迷信,可是对于眼皮跳这件事她特别敏感,每次眼皮跳都会发生一件让她困扰的事。
  嗯……上一次的跳动,还是她离开她的时候。现在想来,已经快三年了呢……
  原来这三年,她过的还算不错啊。
  不错吗?也许吧。
  没有她,或许也不用考虑那么多。
  不用拼死拼活的追求她的目光。
  也不用,活的那么累……
  可是三年前,父亲还在世的时候,她的生活明明那么幸福……她的父母,明明那么爱她……
  夏柠有些迷失,眼角有些泛红。她索性埋了头,狼狈也好,脆弱也罢,都滚出我的世界!
  “夏夏?”清脆的声音响起,夏柠抬起了头,似乎忘记了刚刚的迷失,还是有几分憔悴残留在粉红的小脸上,看着让人保护欲大增。
  眼前的女孩坐在她面前,侧着身子。
  “叶萝?”夏柠眨了眨眼,突然笑了出来:“还是同学,真是太好了!”
  叶萝是和夏柠十二年的闺蜜,从小就在一起,没想到又分到一个班了。
  短发女孩皮肤白皙,也十分瘦小,第一眼看上去就是个文弱书生小女孩,可处多了就知道,叶萝这家伙,虽然是个仗义的好闺蜜,但归根到底就是个女神经。
  叶萝撇撇嘴,指了指斜前方那个周围围着女生的高挑男生:
  “喏,这家伙也在。阴魂不散。”
  噗。于皓是她们的初中同学,初中三年他就和叶萝是一对欢喜冤家。很明显就是一对嘛。
  “轻浮。”叶萝瞪了瞪于皓,显然当事人并没有感觉到。
  夏柠窃笑:“我看啊,是某萝吃醋了呢。”
  叶萝故不在意:“切,我才不是呢。”
  夏柠的脸色红润了一些,捏了捏叶萝粉嫩的小脸:“我说的是‘某萝’,又不是你你紧张什么?”
  叶萝的脸突然红了:“好啊你夏柠,最近本事了,看我不教训你!”
  突然,高跟鞋的声音愈来愈近,同学们匆忙回了座位。
  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:
  “同学们,我是你们的班主任,我叫虞清。我不喜欢废话。相信你们都知道三年后你们要面临的是什么。我教语文,现在开始点名。”
  虞老师是市一中的模范教师,带出来的学生60%上了一流大学,同时她的教学方式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。
  听说有一年,虞老师的学生差点寻了短见……因此,虞老师被迫放弃了她的教育事业在家休养整整一年。
  “叶萝。”“到!”“夏柠。”“到!”“顾流年。”“……”“顾流年?”“……”
  班主任皱了皱眉,“很好,顾流年同学,上学第一天就迟到,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。”
  “咔哒。”教室门缓缓开了,阳光有些刺眼,随之而来的是一丝冰冻的气息。
  上一秒夏柠还想着:这个顾流年什么人?这么大架子?
  下一秒夏柠看到本人,脑子里“轰”的炸了。
  这张脸……满满写着“生人勿扰”的这张脸……那么熟悉……好像……好像见过的样子……嘶……好像刚刚遇见过的……
  等等!
  夏柠猛然醒悟:
  这不是,这不是那个没礼貌的家伙吗?

1.初遇(1)

        风带来了一丝微甜,夏末,蝉鸣低沉。高中生活的第一天,开始了。
  校园门口,家长与学生们的谈话声不绝于耳,女孩默不作声,只是眼眶有些泛红,的确,所有的人几乎都有家长的陪同,她,也只有她,是一个人静静的站着的。
  女孩对于家庭的概念懵懂的。又或许,三年前不是……
  女孩的母亲是商业界的半边天,在美国白手起家建立公司,很少回国。她知道她的生活很富足,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日子,或许是自己太贪心了,三年,她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。
  关于过往,她也不愿再提起了。
  女孩知道她希望她名列前茅,所以她努力学习希望得到她的一句赞扬,但她唯一对她所谓的关心,不过是每月三千的生活费罢了。
  在她的眼里,母女之间,不过是靠成绩维系的。
  夏柠有些失神,脚步不禁急促了起来,也没有多想,只顾闷头走。
  “咚!”
  耳边传来闷声一响,脑袋貌似有什么坚硬的东西顶着……
  “嗯?”淡淡的薄荷香,这感觉……
  高处传来凛冽的声音:“让开。”
  战栗。
  夏柠蓦然抬头,一张眉清目秀的脸映入了自己的眼眶:明亮的黑眸,挺立的鼻梁,他穿着洗了发白的校服,透着一股清新的气息。
  夏柠脑子里一团浆糊,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。
  “你可以让开了吗?”他的脸上似乎有一丝不悦。
  夏柠似乎静止了一般,然后快速从他身边弹开,脸红的就像熟透的番茄,她低下了头,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:“对,对不起。”
  他快速走开,头也不回,和她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也不忘说道:“下次出门带点脑子。”
  看着他走进人群的背影,女孩愣了一下,又晃过神来嘀咕一句:“啧,什么态度。”夏柠嘟了嘟嘴,不快地走向通告栏,脑子里全是刚刚那少年的身影,也许是因为自己有少许的不爽,夏柠的步伐都变得沉重了起来。
  夏柠查看着自己的班级:高一七班。
  深呼吸一口,少女又加快了脚步,似乎在期待着自己的新开始,又似乎是在努力地遗忘刚才的不快,她尽量让自己的心情保持明朗。
  说来也奇怪,明明是那么不值一提的小事,却怎么也忘不了。
  忘不了……他?
  脑子里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反应,夏柠揪了揪自己的碎发,暗自念叨着:别想了别想了。
  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式就是寻找教室。
  学校很大,一个年级有十个班,新生陆陆续续都在寻找着自己的教室。夏柠边走边打量了学校小路上的一排排香樟树和几排插着一个写着“二零零六级高三七班毕业留念”的木牌,高三七班,高一七班……嗯,似乎很不错呢。
  女孩期待起来,抬头仰望着樟树茂密的分枝,听着蝉鸣,意识到,9月的现在已经不是盛夏,而是初秋了。
  走着走着,女孩看到了在班级门口的班牌:高一七班。